31234.net

字:
关灯 护眼
31234.net > 泰坦无人声 > 第十四章 腊月三十

第十四章 腊月三十

    默予按下闹钟,睁开眼睛,金色的太阳已经从蔚蓝的海面上升起,棕榈树在微风中摇曳,发出簌簌的声音,她望着洁白的天空发了一会儿呆,昨天晚上睡觉时把室内温度调得有些高,她现在满身都是汗,特别是手心和脚心,头发黏在脸颊上,让人莫名烦躁。

    昨天发生的事太多,先是黑球,后是火山,折腾到很晚才消停,默予回到宿舍休息时还心惊肉跳,躺在床上不敢闭眼,生怕脚底下的火山突然爆发,这种感觉就像是床底下藏着炸弹,你指不定它什么时候爆炸,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睡得安稳神经怕不是钢缆。

    尽管梁敬拍着胸脯保证绝对没问题——“真的不要紧,你们尽管回去睡觉,卡西尼站受到影响的概率比发生空难的概率还要低”,这是他的原话,但在默予眼中他是在插FLAG卖头,电影里这种人一般都活不过五分钟。

    默予翻了个身,把脸埋进枕头里,她的大脑在隐隐地胀痛,昨天晚上没睡好,半夜反复惊醒。

    默予闭着眼睛。

    失眠了么?

    神经衰弱?

    老年痴呆?

    老年痴呆就是奥茨海默综合征,据说严重的人连今天星期几都想不起来,嗯……等等,今天星期几?今天星期几来着?我靠我不会真老年痴呆了吧?

    完了完了,我老糊涂了。

    我才二十六啊。

    “默予小姐,个人清洁工作已准备就绪。”大白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默予没有动弹,嘟嘟囔囔地翻了个身,随手把虚拟显示屏在眼前展开,花花绿绿的图像和人物在晃动,这又是昨天一整晚的新闻。

    默予的习惯之一,醒了之后不着急起床,先玩会儿手机。

    “大白,我待会儿要洗个澡。”

    “干洗还是水洗?”

    “干洗。”默予爬起来坐在床上,随意翻动网页,“记得要茉莉花香的,你要是搞成石楠花我就炸了你的机房。”

    某个地方隐隐传来江子的声音,他的大嗓门向来能穿透两道门,“有酒没有啊?大厨今天有酒么?我知道你有北京二锅头,拿出来喝呗?”

    万凯以同样的大嗓门回应。

    “没有!卡西尼站内不准饮酒!”

    “过节不能破个例吗今天过年啊,过年啊!就一杯,一小杯!真的就一小杯!”

    “一小杯都不行!”

    “靠,上次圣诞节怎么就能喝酒了?大厨我看你就是国足输了球,在我们头上撒气。”

    默予揉了揉眼睛,打了一个呵欠,一只海鸥从她的头顶上飞过,停在远方的小屋屋檐上,然后扭过头来望着默予,后者打了个响指,太阳大海海鸥和棕榈树瞬间消弭,她从宽广的加勒比海沙滩上重回室内,卡西尼站内难得如此闹腾,按照北京时间,今天是2100年农历腊月三十号。

    无论在什么地方,今天都是法定的假日。

    有人在外头的走廊上轻轻地敲门,“默予姐?”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默予将披散下来的头发随意地绾起来,待会儿准备洗个头,她下床穿上鞋子,站在镜子前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那我进来啦进来啦,默予姐你穿着衣服吧?”崖香小心翼翼地推门进来,探头探脑地东张西望,一只手佯装蒙着眼睛,实际上眼睛睁得比谁都大,另一只手捧着红色的盒子。

    默予扭过头来,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给你的新年礼物,每个人都有。”崖香嘿嘿一笑,她把盒子交到默予的手中,后者稍稍有些意外,这丫头居然暗搓搓地给卡西尼站里的每个人都准备了礼物,这种精巧的小心思让她默予再过十年也生不出来,谁让她生来就这么咋咋呼呼。

    “我能打开么?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默予打开盒子,黑色的海绵上安安静静地躺着一枚精致的金属书签,书签底下用红色的细绳吊着小小的平安符。

    这年头纸质书早就是收藏品了,象征意义大于实际价值,默予这辈子摸过的实体书也不超过三本,其中一本还是新华字典。

    她盯着书签看了半晌,觉得可以把它挂在门口辟邪。

    作为回礼,默予送了崖香一支玉制簪子,是她出门旅游时买的纪念品,簪子做工很别致,用岫玉雕成盛开的牡丹上停着一只蝴蝶,还带有银色的流苏,生产厂家甚至专门做旧了以显得古朴,商家说严格意义上这不叫发簪,而应该叫步摇。默予走到崖香的身后,把她的头发盘起来,然后将步摇别上。

    崖香蹦蹦跳跳地去照镜子了,默予进入浴室洗澡。

    “今天有什么工作么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本来是没有的,今天不是放假么。”崖香歪着头照镜子,银流苏晃来晃去,闪闪地发亮,“但是昨天火山喷发,能源舱出了问题,通信塔也出了问题,所以今天要把能源舱修好,不过通信系统今天不准备修,因为比较麻烦,一天时间可能修不好。”

    默予脱下身上的衣服,所谓干洗,是用一大块看上去类似琼脂的专用胶体来做身体清洁,这种方法的正式名称叫做“限制非牛顿流体吸附清洁技术”,而默予一般叫它凉粉洗澡法,一块一人多高的凉粉,看上去很有韧性实则非常柔软,内部流动性极好,任何人可以轻易穿过,默予只要屏住呼吸钻进去转一圈,澡就算洗完了,从头到尾用不了十秒钟。

    凉粉里还能加配料,比如说茉莉花香精,石楠花香精和风油精。

    当然也有加火锅底料的。

    “修不好通信系统,是不是看不成春晚了?”默予有点遗憾,她还挺想看到自己在CCTV1频道出镜的,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登上中央一台。

    “站长说可以放去年的,反正也就是个BGM,没人真看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可以放上上个世纪的,咱们坐在一起看赵忠祥。”默予说,“除了这个呢?还有什么其他节目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还有站长说可以拎一瓶液氧出门放烟花,但是这个被其他人全票否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应该知道外头全部都是甲烷吧?”

    “知道啊,他说这样才精彩,点着之后火焰跟下雨一样漂亮。”崖香回答,“这是只有卡西尼站上才能看到的奇景。”

    土卫六是颗充斥着可燃烷烃的星球,如果你有足够的氧气,理论上你可以点着整颗星球,把这个当做过年的焰火全世界人都可以看到。

    “那颗黑球呢?”

    “它在实验室里,主任跟它待在一起。”崖香说,“主任昨天一整晚都没睡,一直泡在实验室里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我什么都懂 万界之活久见 秦时明月之大人才系统 你的书有毒 我不想成仙啊 七罪君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