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234.net

字:
关灯 护眼
31234.net > 去天外 > 第二十六章 若有人兮山之阿

第二十六章 若有人兮山之阿

    狭窄的山道前,陈列着一支五百人的军队。

    布阵严谨,甲胄鲜明。

    最前面是两排弓箭手,其后则是盾牌兵,长枪兵,步卒,轻骑。

    距离一百多米远的田野上,十四个骑马的番人围成了团。

    大部分身染鲜血,手握弯刀。两人端着弩,一人将疑似短枪的兵刃横搁鞍前。中心位置的姑娘拿着剑,明显是首领。

    再去一百多米,是列好冲锋阵型的五百精锐骑兵。

    阵前凸出三骑,居中的石坚顶盔掼甲,面容严峻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左边是一位中年道人,神态悠闲。右边则是一名偏将,手臂伸直。掌中圆柱形的琉璃沙漏里,细沙如线,正由上层源源不断地流入下层。

    青草疯长,杂花生树。

    正是一派明媚的好春光,田野上却杀气弥漫,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一炷香前,镇南军终于在最偏僻的入山小道前合围,堵住了这批冲出栖云城的番人。对方宁死不降,石坚下令一刻钟后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等一刻钟?偏将颇觉奇怪。

    优柔寡断,实在不是将军往日霸道凌厉的作风。况且,面对十几只陷入了罗网的野兔子,他怎么脸色凝重得好像面对十万天兵,还把沙道长也请出来了。

    阿莎朝两边望了望,还剑入鞘,灿烂笑道:

    “中原朝廷说番人如猪狗,愚昧野蛮,孱弱卑劣。但今天,我们这些野蛮人深入龙潭虎穴,也斩杀了几十个士兵闯出来,说明他们并不是不可战胜的……可惜运气差了点,幽冥钟没砸死石坚。提前在城外埋伏了马匹,却没有料到栖云城里升起狼烟后,镇南大营便封锁了所有通往云山的道路……

    “不过没关系,我们还年轻,还可以成长……你们不要再劝了,镇南军的目标是阿莎。我如果继续逃跑,大伙将统统跟着陪葬。死并不可怕,但是,必须有一个人回山告诉巫老,我同意族人并入后番部。待会儿听号令,两三个一组分散逃跑,潜入山林。虽然照样九死一生,终归存在一线脱身的希望……”

    番人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大傻二傻瓮声瓮气道:“俺们不走……”

    阿贵急道:“要走一起走,要死一起死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阿莎俏脸一板,叱道:

    “死很容易,难的是怎么活下去。我以公主的名义下令,你们也不听吗?”

    众人一凛,齐声道: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静默了数息,阿贵嗫嚅道:

    “公主,我有一句话一直憋在心里,怕以后没机会讲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阿贵只要有一口气,必将为公主报仇,终生不娶……我还想告诉你,其实,我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阿莎笑着打断了话头,道:

    “阿贵哥哥,阿莎一直把你当亲哥哥看待的。你不必为我复仇,但必须为族人而战。族里的姑娘喜欢你,人口又越来越少。你必须娶亲,生下一大堆娃娃。我们年轻气盛,一再同巫老顶牛。其实他牵挂的是整族兴亡,看得长远,以后不可以那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两名姑娘插话,齐声道:

    “我们在神灵的面前发过重誓,一生不离开公主。公主要走,我们必须跟随。”

    阿莎闭上眼睛,再睁开时挂满了泪花,缓缓道:

    “好……阿草,阿苗,此生是姐妹,来生还是姐妹……我们三个留下,为哥哥们断后。死没有什么,可以回归神灵的怀抱,可以见到阿爸阿妈……如果阿莎战到没有力气自杀时,你们必须动手,不要让我落入敌人掌中承受侮辱。大家准备,把圈子散开些……”

    十三骑朝外散出一个大圈子,背对镇南军。

    阿莎下马摘剑,脱掉靴子,张开双臂,对着天空大声呼喊。

    “你在吗?”

    众人一呆,连精通番语的镇南军偏将也莫名其妙。忖道,她这副样子挺像祷告神灵,可语气怎么那么古怪,倒像是呼唤朋友。

    阿莎转了一圈,再次呼喊道:

    “信哥哥,你在吗?看得见我吗?看得见你的小妹妹阿莎吗?”

    一片乌云飘来,遮蔽了晴空。

    少女的面孔流露出羞涩,却不管不顾道:

    “六岁时遇到了你,信哥哥。阿爸战死,我是唯一的后裔。被族人保护得严严实实,一个玩伴都没有。那天和你在一起,是阿莎最快乐的时光。后来,鱼儿满溪乱蹦,飞禽遮天蔽日,猛兽翻山越岭。我吓坏了,哇哇大哭。你抱住我说,有哥哥在,不怕,不怕……

    “我脑子里‘嗡”一下,什么也不知道了。醒来时躺在寨子里,哭喊着要去找你。但族里老人讲,那是山神爷变化成小孩子陪我玩,还送出了漫山遍野晕厥的飞禽走兽作礼物。后来,祭祀时见到神像,我哭得好伤心。好怕你变成白胡子老头,再也不是信哥哥……

    “三年后,黑虎与熊猫两员神将开始保护部落,满山都是你的传说。我总感觉,你一直就在身边,却怎么也看不见。我在山溪之间徘徊,在月圆之夜溜出寨子,在每个生日想象你也大了一岁,该是什么模样……

    “那些幽暗的日子,伴随着厮杀,逃跑,伤痛,死亡……每当撑不下去时,一想到你与我同在,心里就亮堂,就充满希望……找呀找,整整找了九年,终于见到背影闪过。原来,你也长大了。不管是不是山神爷,始终是我的信哥哥……今天,阿莎要走了,永远离开这方天地。什么也不想,只想为你跳一支舞,唱一阕歌……”

    番人们集体下马面向中心,还刀入鞘,拜服于地。

    偏将隔得遥远,听得零零碎碎,稀里糊涂。觉得阿莎一会儿向神灵祷告,一会儿又哥哥妹妹,莫非脑子错乱了不成?

    番女多情奔放,不拘中原礼俗。爱就大声说出口,甚至一场篝火后就跟意中人走。不需要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聘礼吉期……被士大夫斥为荒唐淫荡,不知廉耻。

    偏将剿匪多年,深知不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她们多情却不滥情,刚烈贞节。认定一个人,便一生不变心。男人如果负心,她们也不哭哭啼啼做怨妇,而是拿起钢刀、蛊毒……

    空灵甜美的歌声飘荡田野。

    “若有人兮山之阿,

    被薜荔兮带女萝。

    既含睇兮又宜笑,

    子慕予兮善窈窕……”

    阿莎静静立了片刻后,探足延颈,折腰回旋,一边唱,一边跳起来。

    歌词古朴雅致,意思是有个人儿走过山凹,我身披薜荔腰束女萝偷偷瞧。含情凝眸嫣然一笑,你会不会喜欢我的漂亮窈窕?

    所有人均呆住了。

    此前少女一直讲番语,但这首歌,却是用字正腔圆的中原官话唱了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君思我兮不得闲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山中人兮芳杜若,饮石泉兮荫松柏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风飒飒兮木萧萧,思公子兮徒离忧。”

    歌曲讲叙深山中一个美丽纯朴的少女,爱上了一个见不着的男子。她痴情等待,甚至替对方想理由,他可能也思念我但没有空闲。芳华一年年消逝,云飘过,雨濛濛,叶落下,那个人始终没有出现……

    一曲歌舞毕,满川人俱静。

    征战厮杀是一回事,眼睁睁看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惨死又是另外一回事。军士们神思恍惚,惟愿沙漏流慢一点,好让阿莎唱完歌跳完舞,完成最后的心愿。

    歌停,舞住。

    沙漏已不知道何时流完了,偏将悚然一惊。

    将军为什么不发令攻击?

    他赶紧扭头,发现石坚与沙道长根本没注意沙漏,也没有望向番人,而是死死盯住左前方。

    一个少年身形的蒙面人,正一步一步走向场中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我什么都懂 万界之活久见 秦时明月之大人才系统 你的书有毒 我不想成仙啊 七罪君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