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234.net

字:
关灯 护眼
31234.net > 麻衣祖师 > 第九十二章 斗法

第九十二章 斗法

    第一次见李神婆的时候,她率先给了我这块令牌,莫非是她早就知道今天的遭遇!
    也幸亏我把李神婆背出来,如果真留在村子里让野猫给截气儿,恐怕现在会闹出大事儿了,就算我,也未必能镇得住。对方的实力不容小觑,众所周知,民间鬼怪多不胜数,唯独水鬼最凶,对方能驾驭水鬼,绝不是普通仙家能做到的。
    我说:“你与那位丑男是一伙儿的?”
    老太太点点头:“将神木令交给我,胡金花没有时间来救你,百猫局正是为她精心准备的。”
    听他说完,我心头火起,呵斥道:“纵然你们身为仙家,可折腾一位死去之人,也不怕遭报应!”
    老话讲,人死如灯灭,生命随着身体机能的衰退而消失,可灵魂却依旧存在着,当魂魄脱离肉身,会像蛹化蝶般蜕掉肉身,身体的五感会放大数百倍,哪怕细微的震动都会好似炸雷一般回响脑海,所以,刚刚去世的时候最痛苦。
    对方偏偏在这个时候施法,不让李神婆的魂魄离体,承受十倍百倍的痛苦,所以,我才说他缺德。
    老太太冷笑道:“我坐镇堂口,治病救人,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人受过我的恩惠,又有多少人因我而脱离苦难,不还是世人口中的妖怪,善无好报,我又为何助人行善,神木令本就是仙家的东西,拿来!”
    对方冰冷的语气让我想起在京城所听到的一个词汇,我说:“你是天渎的人?”
    老太太说:“没想到你还知道有天渎存在,没错,既然老天不容我们,我们就要改了这片天,最后问你一句,交还是不交!”
    战斗一触即发,但令牌到底是干什么的?李神婆提前交给我一定有她的原因,今天看来是一场恶战了。
    一秒记住http://m.9biquge
    为了搞清楚心里的疑惑,我又说:“刚才水鬼纠缠我的时候,你应该听见她的话,我有麻衣骨相中最为霸道的金刚骨,能破世间阴邪,咱们两个真若是生死相搏,你未必能讨到便宜,何况,这块儿神木令对我没什么用。”
    老太太说:“既然对你无用,可把它给我,无论权钱命,我都可以给你!”
    “你告诉我它究竟是干什么的!”我说。
    对方思索片刻,必是在权衡利弊,他说:“努尔哈赤行军打仗,曾有七十二路地仙帮他卖命,随着他日渐强大,担心他死后会没有人制服的了那些妖怪,于是,他封胡黄豆柳艾为北方五仙,其余的仙家皆成为不入流的野仙,努尔哈赤让五仙帮忙,诱骗其余仙族于白龙仙山镇压,世世代代看守珍宝!”
    我觉得他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,努尔哈赤是女真人,游牧民族在寒冷的冬季,因为食物匮乏所以会想尽办法将食物储藏,他在天下初定不稳时,一定会给自己留后路。
    老太太继续说:“手持神木令可以进入白龙仙山,号令天下仙家!”
    我深吸了口气,怪不得会有人夺走。
    人的贪婪是无穷的,不仅仅是金银珠宝,更有可能是号令无数的地仙为自己卖命。
    老太太又说:“我已经将你想要知道的事情全部告知于你,按照约定,把神木令交给我!”
    这个时候我反而犹豫了,因为神木令涉及的问题实在是太大,坦白讲,绝大多数人恐怕都听过畜生修仙,到了一定修为会去害人的故事吧。
    它们的寿命悠久,用懂得神通,若没有约束,一定会祸害人的。
    所以,我犹豫了。
    我摇摇头:“你说,你一个修行人,不好好修仙,扯这些事儿干啥?要我看啊,咱俩谁也别要,我烧了它,你看咋样?”
    听完我的话,我眼前这位老太太忽然哈哈大笑起来。
    我有些发懵:“你笑啥?”
    老太太说:“李老太将神木令给你,我心里还有些不放心,刚刚趁机试探你一下,没想到,他果然没有看错人。”
    “你是?”
    老太太说:“我是身后的那棵树,当然,你也可以称呼我为青羊道人。”
    对方的杀意消散,眨眼之间,他变成了一位身穿道袍的山羊胡子老头。
    我心里大惊,忙问他李神婆的尸体怎么回事?
    青羊道人告诉我,是天渎的人来夺取神木令,李神婆被人家砸了堂子,又设下阵法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
    他感慨说:“我在此地修行千年,纵然化形,却依旧不能离开古树百米之外,只能眼睁睁看着李神婆遇难,而无能为力!”
    “那我刚才杀了的水鬼?”我说。
    “那个是天渎的仙家所操控水鬼,我在一旁也是想看看你的本事能否护住神木令。”青羊道人上下打量我一下,继续道:“刚刚与你对话,见你身具金刚骨,此骨必成一代神人,只是因为骨骼的缘故,你没有办法随意用武。”
    是啊,之前在京城,何医生为我治病的时候,他已经发现我的骨头与常人不同,就连黄慧怡也始终认为我是高手。
    其实,这其中的苦只有我自己知道。
    如果把人比作一个容器,有的人是杯子、有的人是水缸、也有是人池塘,可金刚骨就像汪洋一样,很难装满,一生当中的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充实自己,若真的与人拼命,好比拿着几个亿的玉佩去撞瓦片。
    你把它张碎了,自己也就完了。
    青羊道人又说:“这个神木令能助你尽快充盈自己,此令牌到底是什么做的还不清楚,可它的的确确能养人性命。”
    我心里大喜,照此看来,自己还捡到宝贝了。
    结果这个时候,那位原本消失丑男竟然又回来了,他见到我们笑起来,冷冷的说:“青羊,你少多管闲事,让他神木令给我,否则我一定掘了你的根!”
    青羊道人感慨道:“何必呢,打打杀杀对谁都不好。”
    虽然离得远,但是我却已经能感觉到他带来的杀意了。
    我心里还挺有底的,毕竟身边站着个老怪物。
    谁知道那丑男放一句狠话,突然在怀里拿出一个黑色的袋子,把袋子里的东西一撒,‘哗啦’一声,密密麻麻的黑虫钻入地下。
    青羊道人见此大惊失色,急忙道:“大胆,你敢坏我修为,我要你不得好死!”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青羊道人像疯了一样跑回大柳树,身体逐渐变成一只山羊,重重撞在大树干上,消失不见。
    而这时,那丑男竟拿出一枚白骨笛,对着笛声一吹。
    阴风乍起,卷起的黑沙在空中呼呼作响,遮天蔽日般向我飞来,气势极其猛烈。
    悠扬的笛声又好似魔音般扎在我的心口,甚至让我无法呼吸!
    海书网 https://www.haishuwang.com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我什么都懂 万界之活久见 秦时明月之大人才系统 你的书有毒 我不想成仙啊 七罪君主